魔兽世界小说 魔兽世界小说,鲜血与荣耀你不能错过的经典

发布时间:2019-10-07 20:00:14 来源:次元书馆馆长 关键词:魔兽世界小说
魔兽世界小说
原文标题:魔兽世界小说,鲜血与荣耀你不能错过的经典
原文发布时间:2018-12-18 15:02:02
原文作者:次元书馆馆长。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次元书馆馆长】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魔兽世界小说

今天我们的栏目推荐依旧主打的是《魔兽世界》系列。

魔兽世界小说,鲜血与荣耀你不能错过的经典

“魔兽经典小说重铸计划”共有 21 本魔兽系列长篇小说,我们在经过重新译制、排版后推出,而排在第一位出版的便是您今天读到的《鲜血与荣耀》

魔兽世界小说,鲜血与荣耀你不能错过的经典

这本身材略显轻薄的小说较之其他官方小说先出版的原因, 正是因为《鲜血与荣耀》一书代表着魔兽争霸/魔兽世界系列长篇小说的出发点。《鲜血与荣耀》最初出版于 2001 年 1 月,此时距离日后风靡世界的《魔兽争霸 3:混乱之治》发售尚有一年半时间, 魔兽系列宏大的背景和曲折的故事,大部分仍在主创者们才华横溢的脑海中激荡。

魔兽世界小说,鲜血与荣耀你不能错过的经典

如果说前两部《魔兽争霸》对于兽人的设定中依旧残留着战锤系列兽人的影子的话,由魔兽之父克里斯·梅森写就的《鲜血与荣耀》就赋予了魔兽系列的兽人独特的灵魂。

魔兽世界小说,鲜血与荣耀你不能错过的经典

克里斯·梅森

《鲜血与荣耀》的故事发生在《魔兽争霸 2》到《魔兽争霸 3》这段时期,通过对老兽人伊崔格的塑造,梅森为兽人种族在艾泽拉斯世界的定位做出了新的诠释,他们不再只是践踏别人国家的侵略者,同样也是为了生存而奋斗的,这个世界的一员。通过讲述弗丁与伊崔格的故事,人类与兽人这个属于《魔兽争霸》的经典主题也得以升华——友谊、忠诚、仇恨、背叛等经典元素融入了这两个种族关系的骨血,并持续影响着直到如今的剧情设计。

魔兽世界小说,鲜血与荣耀你不能错过的经典

可以说,正是得益于《鲜血与荣耀》拓展了魔兽的框架,我们才能再这之后的十余年中看到一本又一本或是感人肺腑,或是字字珠玑,或是令人热血沸腾的魔兽小说。

故事中的两位主角提里奥·弗丁与伊崔格也成了日后魔兽系列的灵魂人物,他们历久弥坚的友谊也成为了玩家津津乐道的话题。在《魔兽世界》早期被玩家传颂为经典的任务线“爱与家庭”,也是这本小说故事的延续。

魔兽世界小说,鲜血与荣耀你不能错过的经典

提里奥·弗丁

从《鲜血与荣耀》中铺展开来的,是提里奥·弗丁那充满曲折的后半生,也是魔兽系列浩繁故事体系的枝枝蔓蔓,就让我们从出发点开始,踏上这段充满感动与回忆的旅程……

魔兽世界小说,鲜血与荣耀你不能错过的经典

第一章

激战

阵轻柔的凉风吹过壁炉谷林地,将林中高大的橡树吹得沙沙作响,给静谧的树林罩上一层宁静。提里奥·弗丁独自陷入沉思,骑着灰色良驹米拉多尔,沿着蜿蜒的狩猎小径悠然前行。

尽管在过去几个星期里鲜有机会一试身手,但是只要有空,提里奥都会来此狩猎。与那潮湿窒闷的堡垒大厅相比,他更喜欢这野外的空旷与清新的空气。

从孩提时起,他就在这片林地里捕猎野兽,那一条条曲折绵亘的小径就如同他手背上的纹路一样让他倍感熟悉。每当那些重担和军政压力令他喘不过气时,提里奥都会到这里找寻慰藉。他盼望着将来有一天,能带上他的幼子泰兰跟他一同狩猎,让他亲眼见识一下故乡这险峻绮丽的风光。

大领主提里奥·弗丁是一位强者,无论身心都强不可摧,也是当今最伟大的战士之一。虽然他已年逾五旬,看起来却和年轻时同样的身轻体健。他那标志性的浓密胡须和修剪得利落有致的棕发里泛着灰霜,可他那双绿色的锐目中却闪烁着夺人的光华,雄风丝毫不减当年。

提里奥是繁荣的联盟公国——壁炉谷——的统治者。壁炉谷坐落于巍峨的奥特兰克山脉与雾气弥漫的达隆米尔湖岸之间,是一片广袤的林地。他是一位公正严明的统治者,深受臣民爱戴,威名与功绩在洛丹伦王国各处传扬。他那座高大的堡垒——玛登霍尔德城堡是这片繁华地带的商贸枢纽,即便是在兽人入侵洛丹伦的黑暗时期,敌人也未曾攻破堡垒的高墙坚壁,这让壁炉谷的公民们深感自豪。

然而近来却有一支另类的军队在他的殿堂间步履匆忙地往来穿梭,令他颇感不满。

最近几个星期,堡垒里到处都是来自联盟各属国的旅行政要与使臣,带着秘密的外交使命穿过壁炉谷。他亲自接见了他们当中的不少人,在盛情款待之余尽己所能地提供帮助。虽然政要们都对他的努力表示了赞许,但提里奥还是能够察觉到在他们所有人之间日益紧张的气氛。

他怀疑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要给联盟最高议会带去可怕的消息。纵使竭力调查,他还是不知这些人为何如此急迫.

然而提里奥·弗丁也不是傻瓜。他以圣骑士的身份为联盟效力了三十年,他知道只有一件事能让这些见惯风浪的使者如此心绪不宁——洛丹伦又将重燃战火。

如今与兽人部落的战争已经结束了近十二年。那场肆虐于北地的可怕战争致使生灵涂炭,尸横遍野,让许多联盟王国化作焦土。无数英勇的战士挺身就义,才终结了部落的骇人恶行。

在那场战争中,提里奥失去了许多挚友与爱将。尽管联盟在最后关头背水一战,转败为胜,却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几乎整整一代年轻人无私地献出了生命,以此确保人类再也不会沦为任由凶残的兽人督军宰割的奴隶。

在战争临近结束时,溃不成军的兽人氏族成员大多遭到俘获,被关押在联盟领地的边缘地带。为了确保联盟的安全,还是要出动整团骑士与步兵时刻看守,而那些兽人则显得顺从而消极。

的确,随着时间的推移,兽人似乎彻底褪去了残暴的血性,进入了一种诡异的麻木状态。有些人认为是由于疏于活动,才让这些邪恶的畜生变得死气沉沉,可提里奥却不为这种观点所动。他在战场上曾经亲眼见过兽人的凶残与狂暴。即使是在战争过后,他们那令人发指的暴行也是他梦魇中的常客。

他永远都不会相信兽人已经彻底摆脱了嗜杀的天性。

提里奥每夜都会祷告,祈祷战火再也不要降临到他的人民头上。他甚至天真地希望他的幼子能永远免于经受战争的严酷与恐怖。作为一名圣骑士,他见过惨烈的战争把太多无辜的孩童变成孤儿,乃至无助地等死。在恐惧与暴力的包围下,又怎会不让孩子变得冷血和孤僻。他绝不允许那样的厄运发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可空有美好的愿景,他也无法忽视当下的现实。几个月来,他最亲密的助手和顾问都在不断向他报告各种可怕的传闻——兽人又在蠢蠢欲动。

初听之下难以置信,但如今在堡垒里络绎往来的使者却证明传闻并非空穴来风。

若是兽人果真愚蠢到要重整旗鼓,他定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他们。

他一生之中总是在履行责任,大多数时间都在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守护着洛丹伦。尽管他并非出身显贵,却凭借一腔热血与荣耀在十八岁的年纪就跻身骑士之列。提里奥对国王的耿耿忠心更是让他赢得了上司的一致敬重。

若干年后,当兽人初次进犯洛丹伦,妄图粉碎人类文明时,他成为与乌瑟尔·光明使者并肩作战的首批骑士之一,并被钦点为神圣的圣骑士。

乌瑟尔、提里奥和由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亲手选出的一众虔诚骑士,变成了圣光的活体容器。他们肩负着双重神圣使命——在圣光的协助下,圣骑士不仅是对抗邪恶黑暗军团的领军者,还要治愈遭受战争创伤的无辜人类民众。

提里奥和同伴们被赋予神圣之力,无论是创伤还是疾病, 在他们手中都能‘光’到病除。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与智慧, 能够感召同胞,给圣光带来荣耀。

正是在圣骑士的强力领导下,战局才得以扭转,人类最终打赢了那场生死存亡之仗。

这些年来,尽管提里奥的圣光之力有所衰退,他仍然能感觉到在日渐老化的四肢里流淌着战力与光辉。倘若情势所需, 他必定能挺身再战。为了他的儿子与人民,他发誓会重振昔日的力量。

提里奥清空脑海中的疑虑,决定不再烦心自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竟已走出那么远。小径一路蜿蜒向前,越过了林木茂密的山峰。据提里奥回想,在如此偏远之处已无岗哨。事实上,他甚至想不起来上一次走到这么远的地方是什么时候的事。

他慢慢地欣赏着四周未经雕琢的自然美景,听着潺潺的溪流声,闻着清新而洁净的空气。天空湛蓝澄澈,两只鹰隼在高处盘旋。他是如此地深爱着这片土地。他告诉自己,只要时机合适,他就会再次回到这里。

提里奥用手梳拢着日渐稀疏而泛灰的短发,责备自己不该出神这么久,毕竟这次是来打猎的。

他在狭窄的小径上熟练地掉转马头,驱策米拉多尔加快步伐向山下跑去。他紧握缰绳,骑着忠诚的战马奔入茂密的丛林。

几分钟后,他放慢速度,走进一片宽阔的林间空地,中央矗立着一座早已废弃的警戒塔。他在破旧的塔底停下,抬头仰望这座孤零零的建筑。

正如零星分布在这片土地上的其他遗迹一样,这也是让人忆起那段黑暗时期的明证。警戒塔的高墙残破不堪,遍布焦痕,一看就是兽人弩炮的杰作。他想起那些毁灭性的战争机器是如何远距离投射出烈焰炮弹,烧得村庄尽毁。真不知经过这么久的风霜侵蚀,这残破的建筑为何还能屹立不倒。

环视塔底,他在地上发现了一些奇怪的足迹,于是下马仔细查看。这一看,全身血液仿佛都凝固住了——那庞大的脚印显然不是人类留下的,而且刚刚形成不久。

提里奥飞快地四下查看一番,又在空地上发现了不少这样的足迹。他猜测兽人至少是在几天前来过这里。

难道那些邪恶的畜生这么快就开始行动了?不会。一定还有别的解释。

壁炉谷的边境戍卫森严,兽人们想神不知鬼不觉地闯入他的土地简直比登天还难。何况隐秘也绝非兽人的天性。但凡有兽人进犯壁炉谷,他的斥候和卫兵即刻就会收到警报。

可这些新鲜的脚印却赫然摆在眼前。

提里奥牵着米拉多尔朝警戒塔的后方走去,从马鞍边的剑鞘里拔出重剑。此刻,他多么希望带在身边的是那把强力战锤。虽然剑法过人,可他还是跟所有圣骑士一样,在危险关头更愿意挥锤破敌。

提里奥蹑手蹑脚地靠近警戒塔,走进残破不堪的前门。几根巨大的木梁从摇摇欲坠的天花板上砸落下来,散落在碎砾遍布的地面上。他仔细检查荒废的警戒室,发现里面有个临时点起的小火堆,边上还堆着破烂的铺盖卷。火堆看似是在不久前才刚刚熄灭。显然,有兽人在这座残塔里住了下来。

奇怪的是,他却没有找到兽人们一贯喜欢收集的武器或是徽章等战利品。真不知道这群畜生为什么会如此鲁莽地闯进联盟的地盘。

在做出返回堡垒集结人手的决定之后,提里奥从塔里退出,有些冒失地大步走进空地,没想到立即跟一个体型庞大的兽人不期而遇,对方正好从树后面钻了出来。

那兽人跟提里奥同样吃惊,扔掉抱在手中的木柴,伸手去摸背上的阔刃战斧。提里奥咬牙切齿地对他挥舞手中长剑。兽人也慢慢地站稳双脚,将利斧从背后取下。

提里奥已经有很多年没跟兽人这样对视过了。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这个家伙,眼中带着灼灼的怒意与憎恶。

然而即便怒气填膺,提里奥还是注意到眼前的兽人有些异样。

没错,这家伙跟他此前见过的兽人同样庞大壮硕,肌肉紧实,粗糙的绿皮肤和类猿的站姿都跟他的同族别无二致。就连那丑恶的獠牙和尖耳朵都能让提里奥想起他们在战争期间犯下的滔滔恶行。可他的身材和举止却有些不同。他的姿势里透露着年迈,眼角眉间也布满了皱纹,凌乱的胡须和仪式发辫也带着斑斑灰色。

大多数兽人战士都爱身穿突兀的盔甲护板和尖刺手铠,可这兽人身上却只披着缝制的毛皮和鲜红的皮革长裤。镇定自若却隐藏着一股腾腾杀意,还有那临危不惧的从容架势,这些都表明他绝不是狂暴冲动的愣头青,而是久经沙场的精兵悍将。

尽管年老,却比提里奥之前面对过的任何兽人都危险。 这个大块头一动不动地站了很久,仿佛是在等提里奥率先出击。提里奥迅速向树后瞄了一眼,确保没有其他兽人埋伏在侧,再回过头来看向那兽人,发现他依然没有移动分毫。

兽人朝他点了点头,像是在确认只有他一人。他那会意的眼神让提里奥觉得,对方是想等他集中全副精神再与之交战。

不知怎的,兽人的镇定却让提里奥有些慌乱,于是一个箭步猛冲向前。

兽人轻而易举地往侧面一闪,躲过了提里奥的第一击,扬起巨斧划出一道弧线。提里奥凭借本能反应躲了过去,就地一滚,摆出防御的蹲姿,接着抓准时机挥剑朝兽人暴露在外的腹部刺去。兽人娴熟地用斧柄一档,纵身后跃,留出回转应对的余地。提里奥佯装右攻,却借助反推力横向猛扫。兽人被这巧妙的攻势打得措手不及,朝反方向旋身,抡起巨斧劈头挥下, 打算把提里奥劈成两半。提里奥赶忙避开,斧刃落地处与他仅有毫厘之隔。

两人摆好架势,准备再战,吃惊地注视着彼此。

提里奥必须承认,这个兽人是个数一数二的强大对手。而对方那张凶残的脸上闪过一抹冷酷的笑意,像是对提里奥的身手同样心怀敬意。

两人开始绕着对方转起圈来,相互估算着短长优劣。提里奥再次对那兽人的举止与专注感到惊讶。

他从前遇到的兽人总是会不顾一切贸然地冲杀上来,更擅使自身的野性与蛮力,不擅运用策略与战术。但眼前这个兽人却展现出了出众的技巧与自控之力。

有那么一瞬间,提里奥不确定自己能否打败这个敌人。在那一刹那,他担心他那疲倦的四肢与反应力也许会在关键时刻害他丧命。万一他意外身故,他挚爱的妻儿又将怎样安身立命,这些念头纷纷在他脑海中闪过,削减着他的斗志。

但他暗下决心,摒弃疑虑,提剑准备迎敌。

他曾无数次面对死亡,他肩负着责任。想到这里,他稍稍放下心来,提醒自己无须恐惧,他敏锐的战斗直觉一如往常。更何况还有圣光之力在旁守护。无论那兽人的战技有多高超, 都终究是个黑暗生物,是人类不共戴天的死敌,等待他的唯有一死。

怀着必胜的信念,提里奥使出浑身力气朝兽人挥剑砍去。兽人在圣骑士的狂攻猛袭之下节节败退。

提里奥越战越勇,手中的长剑仿佛要燃起烈焰。兽人勉为其难地闪避和格挡了几下,紧跟着被一记蓄力攻击打得踉跄不稳,大腿被提里奥砍出了一道又深又长的伤口,疼得一个踉跄。老迈的兽人大声呻吟着,重重跌倒在地,痛苦地按着血肉模糊的伤腿,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他料定提里奥一定会乘胜追击,置他于死地。

没想到提里奥却后退两步,慢慢等他起身。兽人惊讶地眨了眨眼。

提里奥是一位圣骑士——白银之手的骑士——而且对他而言,在单打独斗的对决中杀死倒地难起的敌人无疑是耻辱之举。骑士团的神圣法典要求他暂缓对这兽人的处决。

他朝兽人点了点头,再次示意他站起来。

兽人痛苦地咬着他那发黄的锐齿,慢慢地把战斧重新拿在手上,站稳脚跟。

他们死死地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兽人稍稍挺直脊背,抬起攥紧的拳头,放于胸口。提里奥看出他是在对自己致意,这下换作他难以置信地眨眼了。从来没有哪个野蛮的兽人在战斗中向他致意过。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他的敌人。他朝兽人颔首,再度举起手中长剑。

这一次率先进攻的是兽人。

由于伤腿无力支撑沉重的身躯,兽人只能连蹦带跳地朝圣骑士冲过来。

他单手挥舞巨斧,朝提里奥一通猛砍,狂风暴雨般地重击把圣骑士打得只有勉力招架的份儿,朝警戒塔的入口处步步后退。为躲避一记尤为凶猛的劈斩,提里奥冲进塔门,撞进警戒室。

就在天旋地转的一瞬间,提里奥的左臂被锋利的斧刃砍中,疼得大吼一声。但他忍着剧痛,挥剑刺向兽人外露的手掌。兽人大惊之下怒号着把巨斧丢到地上。提里奥乘势紧逼, 希望能尽快结束这场战斗。

说时迟那时快,兽人抓起一根倒塌的梁木,朝袭来的圣骑士挥去。

提里奥向后一退,兽人笨拙地挥了个空。梁木砸在本就脆弱的墙壁上,尘土与碎石雨点似地从天花板上砸落。随着墙壁的倾斜,其余的梁木也发出呻吟。

提里奥继续出击,发了疯似地将兽人临时抄起的这把武器砍成碎片。绝望之下,兽人索性丢下手中剩下的梁木,伸出结实的手臂朝提里奥冲来。

他发出一声怒吼,想要掐住提里奥的喉咙。在他庞大的身躯撞上自己之前,圣骑士再次刺中了兽人。两人扭作一团,撞在早已无力支撑的墙壁上,墙壁连同天花板全都散了架,把他们埋在废墟之下。

提里奥醒来只听到木料的嘎吱声和石块的哗啦声,漫天尘埃让他睁不开眼。坍塌的警戒室里一片漆黑。他觉得全身麻木,但仍能感到有重物压着胸口。

随着尘埃消散,他终于看清原来自己被压在一根巨大的断梁下面,双腿也被大块的石料压住了。他发狂似地环视左右, 寻觅那兽人的踪影。若是那畜生决定在这时结果了他,他可毫无还手之力。

他伸手抓住那根梁木,使出仅剩的力气将它推到旁边的碎石堆上。

疼痛感立即袭遍提里奥的全身。手臂上的伤口正在汩汩流血,他只觉得天旋地转,想要站起身,却感到断裂的肋骨相互摩擦,疼得撕心裂肺。他的右腿也被重石压住,恐怕也已经断了。此时的提里奥四肢百骸剧痛难忍,疲惫无力,好像随时会晕过去。

他听见警戒塔的残垣断壁发出嘎吱的声响,整座建筑眼看就要彻底坍塌。

就在意识快要模糊的刹那间,提里奥察觉到身后有悉索的动静。他竭力保持清醒,转过头去,只见那兽人那双绿色的双手正在凶狠地朝他伸来。

他吓得大声惊呼,紧接着眼前一黑,知觉全无。

第一章

—END—

版权所有翻版必究!

魔兽世界小说,鲜血与荣耀你不能错过的经典

复制以下口令到淘宝中便可进行购买

【【新星自营】鲜血与荣耀 魔兽世界魔兽暴雪官方游戏长篇小说书籍 克里斯梅森著 伊利丹编年史永恒之井小说联盟部落系列小说书籍】书籍】https://m.tb.cn/h.3p7RORJ?sm=657fd0 点击链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dbfrbM05VkU¥后到淘♂寳♀


正文完,原文标题:魔兽世界小说,鲜血与荣耀你不能错过的经典
原文发布时间:2018-12-18 15:02:02
原文作者:次元书馆馆长。

魔兽世界小说 魔兽世界小说
猜你喜欢